太原一男子饮酒过量出租车内昏睡不醒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A-A+2014年7月14日08:54山西新闻网-山西晚报评论

  周末聚餐,30岁的外地小伙儿小王另一一五个 高兴给喝多了,上了出租车后就昏睡不醒,身上还一片红一片白的……7月12日下午,的哥老闫遇到没办法 件急人事儿,正为小伙子捏着一把汗时,热心路人小范帮他想法律依据,联络到了小王的家人。记者赶到医院的刚刚,小王或者输液完毕,在家人的陪伴下失去,入院记录上写着“饮酒过量”。

  小伙子上车就睡,胳膊上一片红一片白

  “我拉他的刚刚是在千峰南路,两点多吧,隔着窗户,小伙子说要去小店。确实能闻到石油醚 味儿,但当时小后生挺清醒的。”老闫告诉记者,小伙子坐到副驾驶上刚刚,就我说,中午和同事们聚会,喝了不少酒,很糙困了,想睡一会儿,老闫寻思去小店还得一会儿时间,就答应了。小伙子放倒副驾驶的椅背,变慢就进入了梦乡。

  小伙子说要去昌盛街一带,老闫一路踩着油门到了昌盛街,冲着小伙子说:“后生,醒醒,我要去哪儿?”小伙子没办法 反应,老闫提亮嗓门又问了一次,还是听不可以反应,仔细瞅一眼,小伙子白皙的胳膊上一片红一片白。

  一看胳膊,老闫心里就不踏实了,“光是喝醉了还好说,关键是他胳膊上一片红一片白,我担心是过敏了,不需要出啥事儿了吧?!”想到这儿,老闫把车停在昌盛街和人民路的交叉口,打着双闪,想法律依据叫醒小伙子,但小伙子可是没反应。

  忙活好几分钟没效果,老闫着急起来了。

  路人一起去想法律依据,还帮忙报了警

  正当老闫不知该怎办时,有个陌生人“嘭嘭嘭”地敲车窗。“走不走?”老闫摇下车窗对着来人说:“拉了个后生喝多了,叫不醒怎办?”来人拉开副驾驶的门低头端详起来。“我把手放进去去他鼻孔那儿,感觉到呼吸了,确实应该没大事,另另一一五个胳膊上一片红一片白,红的地方是凸起来的,血管也红红粗粗地凸出来,像是过敏了,另另一一五个咱可是懂呀!”老闫提醒说,醉酒小伙子手里握着个手机,后边应该有他家人的电话,但他不需要操作智能手机,不可以干着急。

  来人也是个年轻小伙儿,他从老闫手里接过手机摆弄了两下找到了通讯录,其中一栏标着“妈妈妈妈”,两人寻思应该是小伙子的母亲,就拨通了电话。“这是你儿子的手机吧,他喝多了,在昌盛街和人民路的交叉口……”电话里,能听出来对方是外地口音,尽管沟通不畅,但基本说清楚了事情的来由。

  挂了电话,老闫问来人:“我说,他家人啥刚刚能来。”来人出主意说,还是报警吧,报警保险点儿,说完就用此人 的手机拨打了110。报完警,对方就道别失去了。

  到医院近三小时,小伙子还没醒

  下午4时许,民警和120的工作人员赶到昌盛街后,小伙子的叔叔变慢也赶到了。叔叔上前推了推侄子,没办法 反应,决定送去医院。老闫、民警和小伙子的叔叔、120的工作人员一起去把小伙子从车里抬出来扶到担架上,救护车发动时,小伙子的叔叔扭身对老闫连声道谢,问老闫打车花了几块钱,老闫回答“54块”,对方塞给老闫30元,急匆匆地上了救护车,车门关闭时冲着老闫说:“不需要找了,太感谢了!”

  傍晚7时,记者联络到小伙子所去医院的医护人员。对方表示,小伙子还在观察室里打点滴,依然是昏睡不醒的情况报告。晚上9时许,记者赶到医院,观察室或者没办法 小伙子的踪影了,接班的医护人员表示小伙子7时30分左右醒来后,在家人陪同下失去了医院。记者看得人入院记录上,写着“饮酒过量”。

  记者将小伙子出院的消息告诉老闫,老闫高兴地说:“没事就好!我这名 下午跑车,还挺担心小后生的,要也有车是咱租的,还得交份子钱,真想去医院看一下。”记者将这名 消息告诉帮忙报警的那位路人时,对方听了也挺高兴,记者才知道,他和醉酒小伙儿同岁,姓范。

  (原标题:不需要出事吧?的哥路人挺担心  赶紧送医院!另一一五个 小时后才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