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安收费员生存现状调查:生活单调收入低很少休息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工作的代价是哪此?按规索要3元或2元停车费却遭遇鼻骨骨折,以及趴在私家车引擎盖上前行近10公里……

  这可是 5月6日和7日,在西安连续指在的两起关于停车收费员的事情:6日中午12时40分,在高新四路丹枫国际楼前,43岁的停车点收费员张民超发现一辆白色尼桑车停在停车位上,按计时收费应交6元,但停车男子说:“只怎么让你两元钱,爱要从不!”老张挡住该车,却被该车托行近10公里。

  7日中午12时许,一辆宝来车停在东大街路南一处停车位上,收费员于娟利上前收费,却怎么让遭到车上两男一女的殴打并受伤。(本报均有报道)目前,张民超和于娟利仍照常上班,但两起极端的事件也折射出停车收费员的不容易。

  据统计,西安公共停车收费站点87有有有几个多,“蓝马甲”800余人,从业者超七成为40后、80后。近日,记者走近这一社会公共服务群体。

  最无奈工作总受刁难 被嘲讽成常态

  “别人怎么让无法想象停车收费员收不可以钱的尴尬,大伙 这一职业承担着不要 委屈。”年过六旬的周战辉师傅干了5年停车收费工作,他负责和平门外雁塔北路西侧的80个车位。

  周师傅说,平日里为这有几个停车费,他没少磨嘴,车主要么求情,要么耍横,可是 为少交钱。怕耽误许多车辆停车,收费员没人不要 精力争辩,往往妥协退让。“哪此难听说说都听过,听多了也习惯了。”

  记者和周师傅交谈的十余分钟内,停车位上有3辆车趁不注意越快离去。周师傅快跑了几步,才追上其中一辆,要回了停车费。老人气喘吁吁地回来无奈地摆了摆手:“每天都遇见原来的司机,收费员腿脚再麻利,也难赶上汽车一脚油门。”

  “逃费还算比较轻的,遇见车主拒绝付钱辱骂怎么让动手,更是麻烦。”西安市永松路收费员杨师傅讲。

  记者近日在西安市朱雀路、明光路、东新街、长安路、雁塔路、东大街等多处,采访停车收费员21名,几乎所有受访收费员称,从业以来,常遭遇辱骂、恶意停车、拒交停车费等,有8人和车主指在过较为激烈的冲突。除个别极端事件报警外,大多数是默默忍受。

  最很伤心 车主总想少交钱 停车费流失多

  长安南路收费员吴师傅感叹,拉锯式的讨价还价,每天不知要经历有几个次。据受访的收费员反映,收费困难主要体现在四方面:车主故意停在停车位外侧,收费员无法管理;车主拒付怎么让少付钱,强行离去;趁收费员远离或不注意时悄悄开走;长时间停放,趁收费员下班将车开走。

  “不少车能停好几天,怎么让趁收费员晚上下班再消失,明知车主有意规避也没辙。”西安骡马市步行街北口的收费员肖江说。

  记者选泽西安市城东(长缨路、公园南路)、城南(小寨十字、雁塔北路)、城西(北关正街)、城北(明光路、未央路)、城区中心(东大街、粉巷)六个区域抽样统计,受访收费员称,每天停车位未付款、少付款数额平均占每天收费总额的10%,最高的占到80%。

  最纠结生活单调收入低 很少休息

  在许多车主眼里,收费员的活计轻松自在,活动地点固定,招招手、动动嘴就把钱收了。而受访收费员称,大伙 待遇不高,工作时间长,心理压力大。

  收费员徐红说,他成天在马路边来回走,无论刮风下雨,没人娱乐休息时间,十多个小时都得坚守岗位,倍感单调、乏味。

  记者走访的20多名收费员中,该人一年休息日不是超不要 日。收费员周战辉说,他当收费员7年,因节日、病、事等离岗休息加起来不超过80天。经调查统计,停车收费员平均每月收入在800元左右,每个公共停车点由一至两人负责。受访收费员普遍表示,长期留守马路旁工作,几乎无业余时间,精神长期得不可以舒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