临汾翼城41岁重度残疾人签署捐献器官自愿书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A-A+2014年7月29日09:37三晋都市报评论

我是志愿者了

  对于普通人来说,捐献遗体是个先要做的决定,它不仅需要捐献者有爱心、有勇气,更需要其亲人的理解和支持。

  今年年初,翼城县41岁的刘翼全主动和有关部门联系,正式成为山西省遗体器官捐献志愿者,这也是翼城县遗体器官捐献第一人。他的坚强与淡定,不仅感动了亲人,也感动了有些知情者。

  刘翼全,出生6个月时因高烧意味瘫痪,成为一名重度残疾人。

  七旬老母 40年不离不弃

  有两个轮子,粗糙的铁质焊接,车前装一块长方形的木头,曾经一辆制作粗糙像婴儿车一样的车子,是刘翼全专用的行走工具。看多社区主任和记者的来访,他畸形的四肢和扭曲的脸上都写满了开心,他用含糊不清的语言吃力地欢迎着大伙 。

  1973年,翼城县文昌社区的侯金凤夫妇生下有两个儿子,取名为刘翼全,看着可爱的儿子,生活本很辛苦的侯金凤夫妻俩也感觉生活能都可不能能 了有希望了。曾经,天有不测风云,在出生后6个月的一天,孩子总是发起了高烧。她和丈夫抱着孩子急忙跑去翼城县人民医院,在医院里所能做的检查都做了,但仍能都可不能能 了检查出发烧的真正意味。花完了来家完整的积蓄,侯金凤没日没夜地守着发烧的孩子,一筹莫展的夫妻俩能都可不能能 了一次次以泪洗面,却又无能为力。

  几年后,母亲侯金凤发现孩子的脚好像有些变形,两条腿的长短就是 一样了。意味家庭经济条件的意味,侯金凤能做的能都可不能能 了每天给孩子做腿部按摩,用温水泡脚。

  “我当时就想,假使 给孩子多按摩再用点药应该就能好了。”侯金凤一边抹泪一边无奈地说。侯金凤夫妇多年带孩子到处求医,来家债台高筑,生活非常困窘,但还是无微不至地照顾刘翼全。医院最后的结论是,刘翼全因高烧致神经性脑瘫。

  对于普通人来说穿衣脱衣是很平常的事,因此 意味刘翼全四肢严重变形无法伸展,每次穿脱都很困难。“我一定会穿了有两个再穿曾经,有些点来。”侯金凤说。我我觉得很累,因此 每当想起对孩子的亏欠,就就是 我我觉得累了。

  夏天时,她将孩子抱到家门口透透风,来回走动一下。而到了冬天,意味天气寒冷,来家能都可不能能 了有哪些好的取暖土方法,她过后孩子躺在被窝里,吃喝拉撒一定会她两买车人照看。只就是 晴好的天气,她就将刘翼全抱到院子里,让孩子晒晒太阳、吹吹风,意味推着儿子到街上转转。

  神经性脑瘫抑制神经系统与运动神经系统发展,但都可不能能 都可不能能 了影响到刘翼全的智力。他思维清楚,就是 无法清楚地表达出来。“刘翼全啥都懂,看着我能都可不能能 了辛苦,他有一定会大声地喊妈妈,说不用妈妈生气。”侯金凤面露一丝微笑地说。

  孩子的发音我我觉得含混不清,因此 在他78岁的母亲听来那是天顶端最美妙的音符。

  心怀感恩 常思何以回报

  刘翼全的心里始终保持着感恩,甚至连在路上遇到素不相识的好心人帮他推了一下车,他都深刻地记得。“意味身体的残缺,的确遭受到了有些歧视,甚至是侮辱,但还是好心人多。”刘翼全说道,“父亲在世的完后 教给我得话,那就是 ‘滴水之恩,当以涌泉相报’,在我心里会永远记得所有帮助过我的人,也想回报大伙 ,可我发现我有哪些也做不了。”

  刘翼全清楚地记得,一天天气恶劣,一位素不相识的大姐推着车把他送回家,直到几天后他才从邻居那里得知,送他回来的是县法院的副院长。而就是 那次相遇,过后这位副院长多次帮他联系残联、民政等部门,我就享受了残疾人保障的政策。“我瘫痪了40年。我很痛苦,但除了家人,我得到了就是来自社会的帮助。瘫痪后政府、社区给了我很大的帮助,给我办了低保,过年过节还有慰问金,贫困加病魔的困扰不再使我绝望,我活着的每一天一定会靠着政府和好心人的帮助。他他不知道买车人的生命还能维持多久,因此 我我你会回报社会,感谢好心人。”刘翼全告诉记者,我我觉得在他十五六岁的完后 ,就想过捐献买车人的身体供医学工作者研究,找出治疗三种 病的土方法,让更多的人不再受病痛的折磨。

  刘翼全我我觉得口齿不清,因此 听觉却很重的敏锐,他最喜欢的就是 在电视上“听”新闻。今年春节刚过,央视焦点访谈正在播出一期有关人体器官捐献的新闻,刘翼全听得很重认真,过后他就陷入了沉思。

  母亲侯金凤说:“他听完那个新闻后,我就感觉他在思索着有哪些,我心里一定会了底,因此 当时我能都可不能能 了说有哪些,我就是 感觉有有哪些事情要占据 了。”

  第4天 ,刘翼全一本正经地告诉母亲,他要捐献他的遗体。侯金凤显得异常平静,她意味想到了三种 结果。

  刘翼全说:“我我你会把我收到的爱心传递下去。意味我身上的器官可需要帮助到有些的人,就是 我还活在三种 世界上,我就不用意味瘫痪而成为有两个对社会无用的人,妈妈也会很开心!”

  县委书记 助力实现夙愿

  有了捐献遗体器官的想法后,刘翼全就再也坐不住了,他要尽早地实现三种 愿望,他要以买车人的实际行动回报社会,证明买车人的人生价值,赢得社会对大伙 三种 特殊群体的尊重。

  然而,他申请捐献的过程不须一帆风顺。翼城县能都可不能能 了专门的红十字会,遗体器官捐献在全县乃至全临汾市都能都可不能能 了过三种 先例。他先后给社区主任、县卫生局、残联打电话说明请求,得到的回复一定会了解了具体情况再说。

 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,刘翼全能都可不能能 了得到任何表态。他想到了求有利于政府部门。他给翼城县委书记郭行杰发了一根短信,希望他可需要帮助买车人完成三种 心愿。他在短信里写道:“我的一生在痛苦迷茫中艰难度过,我我觉得我是不幸的,但又是幸运的,这是意味我得到了您的关注。我在苦是寻找我的人生价值,寻找了20多年,最后寻找到有两个答案:我有个梦想,在我被抛弃人世后,我我你会捐献出我的身体和器官,让需要的人健康地活着……我我你会将我身体的完整器官捐献出来,让更多的人感受爱、传递爱。”

  看多短信后,县委书记郭行杰大为感动,随即召开专门会议,指示分管副县长和县卫生局积极协调,尽最大的努力帮助刘翼全实现夙愿。

  不久后,在中国红十字会志愿者带来的《中国人体器官捐献自愿书》上,母亲侯金凤代替儿子刘翼全按下了鲜红的手印。5月24日,山西省红十字会寄来了“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志愿者登记卡”,刘翼全正式成为中国人体器官志愿者。

  本报记者郭兆宾 董杰 文/图

  后记:

  刘翼全口齿不清,因此 思维健全。我我觉得交谈很费力,因此 记者在与刘翼全交谈的整个过程中听到的最多也是最清楚的是“爱”。他总是在不断地强调着,一定要把爱传递下去。在中国,尤其是在山西三种 传统文化较为浓厚的土地上,黄土高原上的大伙 对于“入土为安”的习俗是根深蒂固的,甚至意味成为了三种 “信仰”。因此 为了社会大爱,为了母爱,刘翼全违背了三种 “信仰”。他的母亲更是伟大的,78岁高龄还在照顾刘翼全,她的大半生一定会为了三种 儿子而活,听到儿子要捐献买车人的遗体回报社会,她依旧默默地支持儿子,多么伟大的母亲!

(原标题:“我是个残疾人,能回报社会的唯有身体”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