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岁男孩赶考途中离奇失踪 失联前曾报警5次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A-A+2014年5月14日16:13大洋网-广州日报评论

  17岁男孩从广州到从化赶考途中离奇失踪 时间已近月仍不见踪影

  本报讯 (记者申卉摄影报道) 17岁少年上月19日从广州到从化参加入学考试,却在途中的高速路上无故失踪,至今近原来月依然杳无音讯。

  令人感到蹊跷的是,梁先生说儿子失踪前,曾在10分钟内连续拨打110报警5次。他究竟遇到了哪些地方,现在又身在何处,无人能解。警方昨日称,目前依然没有找到伟霖的消息。

  到从化考试路上“出事”

  父亲梁先生告诉记者,失踪的儿子叫华梁伟霖,今年17岁,是广东海洋工程职业技术学校的中专三年级学生。当天,可能全部前会 学校老师打电话告诉他孩子没有参加考试,远在茂名的他都问你儿子不见了。

  梁先生说,按计划,伟霖应在4月19日一早从广州乘车到从化的广东水利电力职业技术学院参加9时开考的自主招生入学考试。假如通过考试,他就都都可以读大学了。“小霖很上进,是他被委托人报的名,对考试也很上心。”

  伟霖的同班同学小刘告诉记者,两人是一块儿报的名。小刘考前一晚就住在从化,可能伟霖的考试证件前一晚才寄到广州,伟霖不到等到开考当天再出发。为了不耽误时间,伟霖还提早通过另一位亲戚亲戚朋友,约了一部野鸡车,接被委托人到从化考试。小刘说,当天早上刚过8时,伟霖还打电话报平安,说可能在赴考的途中,岂料却在到考场前“失联”了。

  监控显示他走下高速

  在梁先生苦思冥想儿子会去哪儿时,一份高速公路的监控视频我不想喜忧参半。喜的是终于找到了儿子踪迹的线索;忧的是这段监控让伟霖的失踪更加如坠雾中。

  上月20日,梁先生从茂名赶到广州后,在街北高速管理中心监控视频看过,19日早上8时42分,伟霖搭乘的野鸡车在街北高速马牙庄路段、广州往从化方向停下。“司机过后问你说,停车是可能没有油了。”梁先生说。

  梁先生从监控中看过,在停下的车上等了几分钟,伟霖下车,试图在高速上拦截从广州去从化的车辆,但拦了40多辆都没有一千公里车停下。心急如焚的伟霖,眼看考试时间将至,于是攀爬护栏,沿着高速公路旁的紧急通道,走进高速下的村子马牙庄。可能监控摄像头只对准高速公路,梁先生眼睁睁看着儿子走出了被委托人的视线。

  连续报警称疑大家打劫

  “但大概 找到了他的什么都线索。”梁先生感叹。于是,他循着视频来到儿子走失前进入的马牙庄,不少村民看过伟霖的照片,都说在19日曾见过他。假如马牙庄村路分岔散乱,记者发现,伟霖走下高速到马牙庄正处三岔路口,既可通往广从公路,也连通付进 的县道,村民们也没有人说得清伟霖究竟走去哪儿了。

  村民还告诉梁先生,当时伟霖说怀疑大家打劫,亲戚亲戚朋友还帮忙报过警。让梁先生揪心的是,他打印出伟霖手机的通话记录,也显示儿子最后连续5通电话拨打110报警。“从9时10分到9时19分,一共打了5通报警电话。”正与村民所言契合。梁先生担心,儿子遇到了危险。

  接警的神岗镇派出所民警告诉梁先生,当时的确接到伟霖的电话,他称“怀疑大家想打劫”,语气暂且确凿,还告知民警被委托人就在马牙庄。但当警察赶到现场时,发现伟霖可能不知所终,电话也拨不通。

  所乘坐的野鸡车暂时排除嫌疑

  老会 与伟霖保持通话的同学小刘则说,他进考场前的最后一分钟接到伟霖的电话。“他显得很慌张,说其实 野鸡车司机想打劫他。”可能赶着考试,小刘让伟霖记下车牌号,打110报警。而等到小刘完成第一门考试,9时58分再拨打伟霖的号码,就可能存在无人接听的情况表。

  于是,梁先生将目光锁定在伟霖所乘坐的野鸡车上。“是一部银白色的天津一汽小车。”看过视频的梁先生说。但警方随即说,目前暂时排除了野鸡车司机的嫌疑。警方告诉梁先生,监控显示伟霖一蹶不振 高速公路后,小车司机依然在高速公路上等待时间交警、路政等部门前来除理,老会 到11时许,司机等到车加好油,才一蹶不振 现场。于是,神岗镇派出什么都“人口失踪”立案。

  近原来月来,梁先生一家为了孩子的事坐立不安。有热心人看过伟霖的寻人启事致电,梁先生去找过但扑了空;也试过给儿子的手机充值,却依然是关机情况表。他最担心的,是伟霖被路上拦截到的车辆“拐走”。

  老家还有尚在念小学的小儿子,伟霖奶奶也可能担心孙子病得住进医院。梁先生不到先行回茂名,让广州的亲友继续帮忙找寻。直到现在,除了等待时间警方的消息,梁先生丝毫没有别的土法律法律依据。

  伟霖的同学介绍,伟霖是个爱自拍、开朗、幽默的男孩,原来隔三差五地就会发微信亲戚亲戚朋友圈,但他亲戚亲戚朋友圈的印记却依然留在4月18日。在一张搞怪自拍照下,伟霖留下原来的文字——“待人和善、遇事冷静、研究会知足、不爱慕虚荣,任往事在身上留下时间的气韵。”

  昨日,神岗镇派出所民警称,目前依然没有找到伟霖的消息。

  从马牙庄到考场

  到底存在了哪些地方?

  警方:

  当时的确接到伟霖的电话,他称“怀疑大家想打劫”,语气暂且确凿,还告知民警被委托人就在马牙庄。

  目前依然没有找到伟霖的消息。

  同学:

  当天早上刚过8时,伟霖还打电话报平安,说可能在赴考的途中。进考场前的最后一分钟接到伟霖的电话。他显得很慌张,说其实 野鸡车司机想打劫他。

  (原标题:失踪前 他连拨了5次110)